欢迎访问 首页
中德关系 使馆简介 领事服务 留学德国 新闻服务 中德经贸 科技创新
 
首页 > 德国人看中国
德国前官员称赞中国抗疫措施,呼吁欧洲“用眼睛看,不要用它哭泣”
2020/04/15

  德国黑森州国际合作司前司长博喜文博士(Dr. Michael Borchmann)给欧洲时报德文网撰文,以《用眼睛观看,不要用它哭泣》为题,对比分析了疫情在中国和欧洲相继爆发之后的不同措施,认为欧洲如果能尊重和关注中国的成功经验,并采取相应行动,本来可以减少损失。摘译如下:

  即使与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相比,德国的情况没有那么糟糕,但如果早点认真对待新冠病毒的危险,也可以减少一些受害者。现在,所有靠谱的专家取得了一致:越早采取措施,就越能减少病毒传播。

  中国遭受的危险和中国政府所采取的大范围的、果断的应对措施,在德国也众所周知。但是,在最初阶段,决策者们没有采取任何有针对性的和坚决的行动。

  1月底,德国卫生部长尚在强调:“对人类健康的危险在德国仍然很低。”2月初,他认为鉴于当前新冠病毒疾病进程,德国已有充分准备。“重要的是,对于当前这种情况,我们拥有重症监护病房,我们有足够的隔离站和房间,我们有我们需要的足够后备。”2月底,尽管新冠病毒正在大范围扩散,但他反对立即关闭德国边境。“我们与各州卫生部长们一起得出结论,目前关闭边界、哪怕只是限制,都不合时宜。”还拒绝了取消大型活动或隔离疫区。联邦卫生部长认为封锁或隔离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即使对“更为危险的麻疹”,都没有采取这样的措施。

  然而,警告之声早就发出。哈雷-维滕贝格马丁-路德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主任、知名的病毒学家亚历山大·凯库莱(Alexander Kekulé)在德国广播电台(Deutschlandfunk)警告说,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低估了冠状病毒的危险。联邦卫生部继续认为该病毒比流感更无害,但流感的病死率约为0.1%,而新冠病毒病死率在0.5%至1.5%之间。“这意味着,该病毒对那些感染者来说,危险是10倍。”“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昏头般睡过了太长时间。”3月中旬,凯库莱在德国电视一台(ARD)的谈话节目“Anne Will”中用了如此尖刻的话。他更进一步说:当中国报告第一批病例,欧洲就应该采取行动。

  一直到3月1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与各州总理开会后第一次发出了明确呼吁:取消所有不必要的1000人以上的活动。默克尔说:“这是给所有人的号召。”作为其他措施,默克尔提到,在受影响特别严重的联邦州,可临时关闭学校和幼儿园,诸如通过复活节假期提前。各州自行决定是否采取措施,至少在已经有很多感染者的地方可以考虑关闭。她总体上强调,首要目标是减慢病毒的传播,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卫生系统不堪重负。根据联邦总理和各州总理3月22日的进一步决定,商店(除食品供应)和文化机构现已大量关闭,各种服务和公共场所的聚集被禁止。民调表明,这些措施受到很多德国人的肯定和接受。

  看看中国,再看看德国或欧洲,我得出下面几点看法:

  -当中国采取限制性措施时,被这里的某些地方嘲笑为限制或极权主义。现在,欧洲逐渐认识到——虽然已有点晚——病毒只能以这种方式控制。

  -中国实施了“铁板一块”式的措施,因此比欧洲国家更为成功。欧洲国家表现得犹豫不决,走一步看一步。

  -在中国,没有人质疑政府的单独决定权,决定何时放宽限制是适宜的。在欧洲,或者在德国——也是出于议会制的原因——在危机过去前渴望获益的政治活跃分子,对如何取消限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

  -在中国,民众出于严格的纪律和对病毒风险的高度责任感“参与其中”,而在德国,尽管也有严格的纪律,但总能看到很多人对规定轻慢和不讲原则的抵制。

  -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中国人都戴了口罩。在德国,甚至包括“医疗人员”在内,所谓口罩无用的许多无理说法,现在虽已为口罩有用所取代,但实际上实施起来很慢,部分是出于至今依然没有形成的对新冠病毒危险的敏感性,部分也是因为,由于行动迟缓,口罩已变得非常昂贵。

  诚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行动可以无懈可击。不过,中国本已为处理新冠病毒设立了标杆,这点如果在欧洲得到尊重和关注,并采取相应行动,那么,这里的有些苦难是可以避免的。

  正如法国伟大的哲学家和作家让·保罗·萨特(Jean Paul Sartre)所说:“如果你们不肯用你们的眼睛来观看,那么就只能用它来哭泣。”

       来源:道德经、欧洲时报德国版

推荐给朋友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