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首页
中德关系 使馆简介 领事服务 留学德国 新闻服务 中德经贸 科技创新
 
首页 > 使馆要闻
吴恳大使接受德国《青年世界报》专访实录(上)
2020/03/04

  2020年3月4日,德国《青年世界报》(junge Welt)刊登对驻德国大使吴恳的专访(上),实录如下:

  青年世界报:您在中国接受外事培训并经历不同工作岗位后,先后担任驻奥地利、瑞士和荷兰三国大使。2019年3月起您出任驻德国大使。来柏林工作符合您的期望吗?

       吴大使:柏林是我外交生涯的起点。1990年2月我作为年轻外交官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两德统一后,我在波恩的使馆又工作了两年多。我很高兴时隔近30年又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开展工作。出任驻德国大使,我感到使命光荣、责任重大。

       青年世界报:1987至88年您在法兰克福大学学习,您德语水平很高。谈到德国文化,您首先联想到什么呢?

       吴大使:杨森(Jörn Jansen)老先生是我德语学习的“领路人”,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德国人。他来自柏林,曾任蒂尔加滕区区长。我出生在长沙,1981年至1985年在武汉大学学习德语专业,就是目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重的那个城市。当时我接触到许多德国作家的作品,包括歌德,我很喜欢他的《少年维特的烦恼》。阅读德语经典文学很大程度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

       杨森先生是我在武汉大学时期的德语老师,教过我三年。我们至今仍保持联系。他为我打开了了解德国的一扇窗,更教导我要以客观、尊重和包容的视角看待其他国家和民族。这的确是知易行难,需要不断努力。

       青年世界报:您曾在法兰克福进修“市场经济学”……

       吴大使:中国当时处于改革开放初期,需要这方面青年人才。为此,中国政府同当时科尔总理领导下的德国联邦政府商定,派遣一批年轻人赴德学习,我有幸参与其中。这对我来说是很好的机会,我在学习专业知识之余,也深化了对德国文化的认识。

  青年世界报:据说许多中国高校学生都知道歌德,大学也开展对其作品的研究。相反,很少有德国人熟悉中国古典文学,比如李白的作品。对此您如何看待?

       吴大使:你所提的实际上是“认知赤字”的问题。几年前,德国全球与区域研究所(GIGA)、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和民意调查机构(TNS Emnid)曾共同开展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中德两国民众在了解对方国家方面信息不对称,德国人对中国的认知水平远不及中国人对德国。遗憾的是,尽管现在德国媒体涉华报道铺天盖地,但由于片面地追求热度,缺乏全面、客观、深入的介绍和分析,甚至出现歪曲报道,德国民众对华“认知赤字”至今没能改善。很多德国朋友去了中国后都反映,他们看到的中国与德国媒体报道的、与此前想象的中国完全不同。“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我一再呼吁,中德双方应共同努力,增进彼此了解和理解,夯实两国友好的民意基础。

       青年世界报:传播中国文化对您的工作有多重要?

       吴大使:近年来,中德人文领域交流成果丰硕。目前,有6万中国学生学者在德学习,8千多德国学生在华学习。德国有19家孔子学院,开设汉语教学的中小学包括职业学校超过300所。施特拉尔松德孔院还成功与当地专业机构合作,首次将高质量中医药引入德国药房。中国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青年世界报》注:《西游记》由吴承恩创作于16世纪的明朝)最新德文译本上市两年内5次加印。两个多月前,京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在柏林首演,是中德戏剧合作的成功尝试。作为中国大使,我愿不断推动中德人文交流。

  青年世界报:您在西方国家对华经济关系紧张之时接任了中国驻德国大使。美国采取“惩罚关税”等贸易保护措施,挑起中美贸易战,已成为一场全球性冲突,并波及德中关系。

       北京高举自由贸易原则,习近平主席曾以全球化的坚定捍卫者形象于2017年1月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批评人士则认为自由贸易仅对强国有利,损害弱国利益。德国也有反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的强大呼声,因为TTIP仅使大型企业和垄断集团获益。在您看来,自由贸易多大程度上是好事?

       吴大使:自由贸易促进国际产业分工和资源优化配置,有助于增加各国总福利。贝塔斯曼基金会对比了世贸组织164个成员与16个非成员的贸易流量,研究结果显示加入WTO让大多数国家受益。

       令人不安的是,当前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抬头,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面临前所未有挑战,全球经济不稳定和不确定性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拉加德曾表示,如美国按特朗普总统所威胁的规模加征关税,将使2020年世界经济总量减少0.5%,造成全球GDP减少约4550亿美元,超过南非的经济总量。日内瓦贸易经济学家鲍德温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已演变成一场“美国对抗全世界”的贸易战。

       今年1月,中美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基础上达成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这有助于缓和全球贸易紧张局面,消除市场不确定性,有利于维护中美整体关系稳定健康发展。应该说,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也有利于全世界。下步关键是双方要落实好协议内容,多做有利于双边经贸关系发展和全球经济金融稳定的事情,维护世界和平与繁荣。问题是美方政策的不确定性日益上升,包括德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受到影响。希望美方遵守并落实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内容。

       中德都是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国家,在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方面有着广泛共同利益。我们愿同德方一道,坚持“拉手”而不是“松手”,“拆墙”而不是“筑墙”,坚持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

       青年世界报:德国也参与了“一带一路”项目,比如每周有数十次班列从中国抵达杜伊斯堡。该地区或者德国其他地区能从“一带一路”受益多少?这一经济合作的原则是什么?

       吴大使:“一带一路”聚焦互联互通,深化务实合作,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黄金法则”,坚持开放、绿色、廉洁理念,努力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的目标。截至2020年1月底,已有近17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方签署了200余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有关合作理念和主张已写入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重要国际机制成果文件。根据世界银行报告,“一带一路”合作将使沿线国家物流时间减少12%,贸易增长2.8%至9.7%,760万人将因此摆脱极端贫困。事实证明,“一带一路”合作非但不是个别人所构陷的“债务陷阱”,反而帮助很多国家走出了“不发展的陷阱”。

       中德“一带一路”合作起步早、合作实、前景好。“中欧班列”无疑是中德共建“一带一路”最有成效的项目。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德期间专程来到杜伊斯堡港,见证“中欧班列”抵达。目前,该港承载了“中欧班列”近三成的货物转运,每周大约有35至40趟班列往返于杜港和中国。得益于中欧班列的蓬勃发展,在此投资兴业的中国企业由2014年的40家增加到目前的100多家。据统计,中欧班列的开行仅在物流领域就为该市创造了数以千计的就业岗位。

       受益的不仅是杜伊斯堡一个城市。去年默克尔总理访问汉堡港时也表示,中国对汉堡港的发展起到显著作用,可以汉堡为例,讨论如何更好地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同时,德国还是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和最大的域外出资国;德意志银行、西门子、福伊特、宝马、DHL等大批德国企业都不同程度地参与并受益于“一带一路”合作和物流建设;中德在沿线第三方市场合作前景广阔。相信“一带一路”合作将成为中德互利合作的机遇之路、繁荣之路。

       青年世界报: “一带一路”合作不仅覆盖欧亚地区,也连接太平洋岛国和部分非洲等广大地区。在人类史上无以伦比。您认为世界政治中心是否向东转移了?或者换个说法,是否可以预见“美国时代”的终结?

       吴大使: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全球性挑战,没有哪个国家能置身事外或独善其身,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凭一己之力谋求自身绝对安全。正是基于上述判断,中国提出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方主张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赞赏和认同。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中国是联合国第二大会费缴纳国,是安理会五常中派出联合国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始终积极承担与自身能力相称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并同各方共同努力维护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我们愿同包括德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一道,高举多边主义的光明火炬,驱散单边主义的黑暗阴霾,为世界的和平安宁和各国的共同发展开辟出一片朗朗晴空。

  青年世界报:同中国相比,德国在数字领域某些方面仍是发展中国家。现在有针对华为技术的保留意见,要求将中国生产商排除在欧盟市场外。您最近提到(中方)可能采取反制措施。我们是否即将面临德中贸易战?

       吴大使:中德建交40多年来,互利合作一直是主旋律和大方向,为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双方高层交往日益密切。近年来,习近平主席两次对德进行国事访问,李克强总理4次访德。默克尔总理去年第12次访华。不久前,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还赴德举行第五轮中德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并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2019年中德贸易额超过2000亿美元,中国连续第4年成为德国的全球最大贸易伙伴。据德方估算,对华出口为德国直接创造约90万个工作岗位。

       在中国不断扩大市场开放、中德合作日益深化、德企在华赚得盆满钵满之时,有关禁止华为参与德5G网络建设的论调却一再引起关注。我想强调,第一,华为完全是一家民营企业,中国政府没有投入一分钱。其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同其他国家私营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并无不同。所谓“华为同中国官方联系密切”的说法缺乏事实依据。

       第二,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收集外国情报,也从未要求中国企业以安装“后门”等方式采集或提供国外存储数据信息给中方情报部门。所谓中国企业的法律“义务”,完全是对中国法律的误读。中国政府始终要求中国企业在外国开展业务时要严格遵守当地法律法规。这一立场一以贯之,今后也不会改变。

       第三,安全问题明显是美方打压和制裁华为的幌子。美国无法容忍中国科技企业发展壮大,更不能接受在一些高科技领域被中国赶超,才是事实。作为中国大使,我的关切并非要为华为去争取更大市场份额,只是希望德方能为在德国的中国企业提供一个公平、公正、开放、非歧视的市场环境。如果德方出于政治考量将华为排除在德国5G建设之外,将释放错误的保护主义信号,不符合德国自身利益,也有悖于双方捍卫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共同立场。

       我上任近一年来,广泛结识了德国政府、议会、经济、文化、科教、学术、媒体等各界人士,深刻感受到他们对中国前所未有的重视以及进一步深化对华合作的强烈愿望。今年,中德、中欧间将有一系列重要政治议程。在2月中旬举行的第五轮中德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中,两国外长达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其中第一点就强调中德之间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相信只要双方坚持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等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加强对话,深化互信,妥处分歧,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定能维护和推动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推动中欧关系迈上新台阶。

采访:Stefan Huth 摄影:Gabriele Senft

推荐给朋友
  打印